快捷搜索:  as  xxx

老师拆迁围墙上绘老街“上河图”:画了7年 不舍

原标题:美术老师百米拆迁围墙上绘老街“上河图”:画了7年,不舍拆

“我把儿时的记忆都画在这面墙上了。”11月14日,61岁的易小阳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。

这位1957年出生的湖北美学雕塑系第一批学生,曾是汉阳一所中专的美术老师,近几年因为在墙上作画被誉为“民间画家”。

此前,武汉市汉阳区钟家村老城区改造,西大街南边的商铺和楼房全部拆除,2011年左右这里临时围起一面百余米的围墙。

从那时起,易小阳将拆掉的商铺、街坊邻居、街景画成壁画,这一画就是7年,画成一幅西大街版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
“把这面墙拆了我们十分不舍,西大街是能代表老汉阳的,易老师所作的画更是承载体。”在西大街街口开了20年鞋铺的詹先生说。

如今,这面行将拆除的围墙,也吸引市民们纷纷前来“打卡”。

易小阳和他的画作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高亮 图

7年画就百米汉阳“上河图”

西大街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。在街口开鞋铺的詹先生说,这条街近百年也是汉阳重要的老商业街,“以前农民把自己农产品一早就拿过来卖,再从这里买回自己需要的东西,很热闹的。”

“以前这里热闹得不行,两边都是店铺,来往买东西的人熙熙攘攘,是汉阳最热闹的一条街。”易小阳家就住在西大街,在这条街生活了30、40年,“我的全部生活都是在这了”。

2011年,因为老城改造,西大街南边先是围起了一面10余米的围墙,遮住了几家店铺。当时,易小阳就产生在墙上作画的念想,“有强烈的创作欲望,想把生活在这里几十年、两三代人画到墙上”。

易小阳介绍,这个想法足足构思半年之久,他最先画就一面10余米长的墙画,取名为“老西大街”。

雨中,有人骑车经过

14日中午,下着小雨,虽是下午,西大街来往居民仍不少,路口烧饼铺张罗着生意,旁侧一行人打起了麻将,往里走些,街边一侧绵延百余米商铺。

“穿这正好,穿那有点紧了。”服装店老板对试衣女子说,有的店主大声吆喝着,有的音响播放着促销信息,十分热闹。

西大街另一侧墙画上,便是易小阳自2011年起画的墙画了。墙上画有正在炸面窝的老妇,推着三轮车卖荸荠的商贩,刚放学打着伞回家的小学生等等充满生活气息的人物。

“这些都是我看到的,或者是我正在画的时候走过的,给了我灵感。”易小阳说。

2012年底,这面墙向左右两边延伸了接近百米,易小阳陷入了纠结,是继续画,还是放弃。

“有的人可能不理解,想着这个人好像不得了一样还在画。”易小阳告诉澎湃新闻,最终坚持作画,一方面有街坊邻居的称赞与支持,一方面他还想把老街的记忆用画墙画的方式记录下来,这一画便是7年,现在还时不时来修改。

“我都是用的丙烯颜料,墙上风吹日晒,哪里脱了缺了我来补上。”易小阳说。

这面花了7年创作的墙画,将在不久后拆除

“我也来画两笔”

百米墙画也在吸引更多人参与。

有一次,易小阳正在作画,画到一位母亲背着一位小女孩,此时正好走过一个下幼儿园的小女孩,小女孩对易小阳说:“我也来画两笔吧”,易小阳欣然同意,把画笔交给小女孩。

“她妈妈要她走都不想走,小孩也有他自己的想法,很有童趣,蛮有味道。我觉得让街里街坊都参与到墙画中,更加生动、更有乐趣。”易小阳说。

这面墙画不仅属于易小阳一人,临街商铺不时要求“上墙”,让自己的店铺入画。

“这个三姐妹开的服装店,最小的妹妹我年轻时就见过,人很漂亮,平刘海,双眼皮,就想给她画画。”易小阳说。

不少人街坊邻里看到易小阳作画后,也加入了作画的队伍。“书法写得好的,在这里写了一首诗,还画了翠竹,我也不知道是谁,还有点功底啊。”易小阳觉得,邻居自发的参与让整个画面变得更加生动。

还有推着卖自己煨汤的大叔,易小阳介绍,也是在这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。“他以前是在这条街骑麻木的,后来卖点小东西,卖点气球,又卖自己煨的汤,那个时候卖1块钱一碗,赚了钱还和邻居一起出去旅游。”易小阳指着画回忆着。

“这个卖豆腐脑的老爹爹也是,他卖的豆腐脑跟别个不一样,他还加点其他料,是可以当过早的。”易小阳对画作中的人、场景印象深刻。

2017年10月,曾在汉阳一所中专教书的美术老师易小阳退休了,之后他又因为“西大街”的走红,被邀到江汉大学当客座讲师。易小阳不时把学生带来作画,画出他们对这条街、这面墙的认识。“这是个艺术墙,学生来画就有变化些了,不然老是一个人画,风格就单一了。” 易小阳说。

狭窄的巷子里,墙壁上记录着老街上的人

街坊追忆不舍拆除

“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。”63岁的王爷爷告诉澎湃新闻,他一家三代人都住在西大街,与易小阳也是好邻居、好朋友。

“他画画得好,也教了不少街坊画画。”王爷爷说,易小阳在这条街家喻户晓,他是汉阳的“活地图”,以前这里高低错落,哪家卖什么在门口竖一个象形图标,这样一看就很清楚也很舒服。

詹先生也介绍,直到现在,还有搬出西大街的老居民专程坐公交到西大街买东西,买完再回去。

“大家都习惯了,也很怀念这种方式,这条街要拆我们觉得十分惋惜,也非常不舍。”詹先生说。

眼下墙就要拆了,易小阳有些不舍,但他表示理解。他说,不能因为一面墙影响城市的建设。

西大街社区相关负责人表示,社区一直在积极与各方联系,现在有个初步构想,把这幅画复制到社区适合的位置,让它成为社区的特色。(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高亮)

责任编辑:张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